1. <button id="neaxy"></button>
    <thead id="neaxy"><span id="neaxy"></span></thead>
    <li id="neaxy"></li>

      
      
    1. 张辽威震逍遥津

      发表时间:2015-05-19 09:01

       

            1700多年前,曹魏与孙吴为争夺合肥,进行长达32年战争。其中最有名一次就发生在古逍遥津畔。《三国演义》中“张辽威震逍遥津”故事,就是对这一著名事件的生动描写,流传千古,妇孺皆知。

      曹操密令,先攻后守

      建安十三年(208年),曹操基本上统一北方,实力大增,就准备南下消灭刘备和孙权。由于孙、刘联合,大败曹兵于赤壁,使形势发生明显变化。赤壁战后五六年中,曹操不断在江淮地区用兵,本欲从此处突破长江天堑,统一江东。但遭到孙权顽强抵抗,只好改变策略,为避免两面受敌,他一面暂且放弃统一江东,派大将张辽等在合肥屯兵,息军养士;一面将大军调往西北,力征张鲁,夺取汉中,进一步扩张自己实力。

      建安二十年三月,曹操进军汉中。刘备夺取益州时间不长,惧怕益州得而复失,接受诸葛亮建议,再次派人到东吴,重申联盟旧好,希望孙权出兵合肥,牵制曹军西进。谋士伊籍受命前往东吴,许以湘水为界,将荆州一分为二,长沙、江夏、桂阳以东属孙权,南郡、零陵、武陵属刘备。本来孙权拿下皖城后就觊觎合肥,加上条件优厚,孙权很快答应下来,便令诸葛瑾使蜀,恢复吴、蜀友好,便将湘水以东大片领土划入东吴。

      当时合肥乃扬州首府,为曹魏政权军事重镇。合肥素有“淮右襟喉,江南唇齿”之称,“自大江而北出,得合肥则可以西向申蔡,北向徐寿,而争胜中原。中原得合肥,则扼江南之吭,而拊其背矣”。因此,合肥就成魏、吴争夺的敏感地区。彼时,曹魏分兵屯守合肥的将领有张辽、李典、乐进及薛悌等人,守军7000余人。为首者张辽,字文远,雁门马邑人,武力过人,先从吕布,布败归曹,拜中郎将,赐爵关内侯,屡有战功,是一个有勇有谋的虎将。李典,字曼成,山阳钜野人,追随曹操,以功迁破虏将军,封都亭侯,为人好学,风度儒雅,军中称其长者。乐进,字文谦,容貌短小,胆略过人,从曹操征伐有功,封广昌亭侯,累迁右将军。薛悌,字孝感,东郡人,曾任泰山太守、右长吏,时为护军,为人忠贞练事,堪称世吏表率。可以说,以上4个都是曹魏营垒中忠于职守的文官武将。

      曹操西征之时,就估计到孙权有可能再次进犯合肥,因此他在去汉中之前预先写一道命令,藏在木函中,交给护军薛悌,要他“贼至乃发”,按计行事,“临危不乱”。当孙权率10万大军兵临城下之际,薛悌和守城诸将便打开木函,原来是这样几句话:“若孙权至者,张、李将军出战,乐将军守,护军勿得与战。”在曹操心目中,张辽、李典是能征惯战的勇锐之将,所以使之出战;乐进的特点是持重,所以使之守城;护军薛悌是文官,所以不要参战。可见曹操确实知人善任,考虑周详。

      诸将看罢曹操的密令,疑惑不解。眼下孙权10万大军,曹军只有7000兵力,出战“众寡不敌”,很难取胜,坚守待援,又无希望,究竟是战呢?还是待援呢?众说纷纭,一时相持不下。

      张辽有勇有谋,破解曹操用兵之道。他认为曹操密令的核心是掌握战争主动权,故力主奉教出战。他说:“公(指曹操)远征在外,比救至,彼破必矣,是以教指及其未合逆击之,折其盛势,以安众心,然后可守也。”大意是说,如今主公远征在外,尔等若坐待其援,敌人必能在援兵未到之前,破城池。因此主公命令他在敌军尚未合围之时,便主动迎击,打他一个下马威,灭敌人志气,长自己威风,安定众心,然后守城,方可无虞。此时,乐进等对出击仍持怀疑,没有表态。张辽见迟迟不能作出决定,心急如火,便火冒三尺,大声地说:“成败之机,在此一战,诸君若疑,辽将独决之。”也就是说,他准备独自出战。李典也是以勇著称,是主张出战的,开始讨论时,他因平素与张辽不和,不想表示战守态度,当听到张辽准备拼此一死,独自出战,为顾全大局,感慨地说:“此国家大事,顾君计何可如耳,吾可以私憾而忘公义乎?请从君出。”用现代话来说,这是国家大事,张将军意见是对的,怎么因私憾而忘公义,愿从将军共同出战。由于李典在关键时刻,申明大义,使守城诸将很快统一认识并制订初步作战方案。事不宜迟,张辽连夜动员,募集敢死之士800人,交待出击任务和意义,然后杀牛宰羊,设酒犒飨,以壮军威。顿时战云密集合肥上空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张辽出击,所向披靡

      次日清晨,张辽披甲持戟,一马当先,大呼数声“张辽来也”,率众冲入吴营。这时孙权毫无准备,张辽连杀数十人,并斩东吴孙武等两员大将,直逼孙权帐下。孙权大惊,不知所措,不知虚实,急忙登上一个土垒,手持长戟自守。张辽叱指孙权,要与他拼杀,孙权死守土垒不动。此时吴军见张辽兵少,便迅速围上来,密密麻麻地把张辽包围好几层。张辽竟无惧色,左冲右突,杀出一条血路,带领麾下数十人冲出包围圈。此时,未冲出的曹兵急得大喊:“将军,弃乎?”张辽听到后,又返身穿入重围,救出众人。张辽杀进杀出,如入无人之境,东吴人马皆披靡。这时李典也带兵前来接应。这一战自清晨厮杀到中午,吴军伤亡惨重,阵营大乱。张辽见出击目的达到,方才率众回城,加强守卫。至此,守城诸将士无不佩服张辽,军心大安,勇气倍增。

      在第一次出击之后,合肥在张辽等人严密防守下,孙权连续围攻十多天,毫无进展,他感到攻城不下,长此下去,不是办法,只好撤军。当吴军纷纷上路时,孙权带少数将领在逍遥津北岸巡视撤军情况,被张辽在城上望见。张辽询问吴兵降卒:“向有紫髯将军,长上短下,便马善射,是谁?”吴兵说:“是孙会稽(即孙权)。”于是张辽立即率领精锐步骑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将孙权等突然围困。这一突如其来的袭击,孙权等人毫无提防。孙权赶忙命人追还前兵,可兵去已远,势不相及。甘宁、吕蒙、蒋钦等人拼死抵住张辽,凌统率亲兵300人护孙权突围,以死捍卫孙权。凌统高呼让孙权赶紧过河,马行至小师桥,桥板已被拆除丈余,无法通过,前无去路,后有追兵,孙权不由仰天长叹,形势异常危急。吴将谷利急中生智,让孙权“持鞍缓控”,然后挥鞭,“以助马势”,骏马奋力飞奔,一跃升至津南,终于夺路而去。正如《三国演义》作者罗贯中诗云:“的卢当日跳檀溪,又见吴侯败合肥。退后着鞭驰骏骑,逍遥津上玉龙飞。”曹学栓《名胜志》说,重修后的逍遥津桥改名为“飞骑桥”(此桥1955年前后,因修建马路,填平桥洞,湮没于地下)。

      亿彩彩票|安全购彩